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守护精神的家园

美丽是晨风托起的梦想,是阳光拥抱的承诺,是倾听涌出的感动,是心灵营造的风景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]碧玉年华付秋坟  

2013-12-13 16:32:41|  分类: 原创推荐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碧玉年华付秋坟

 

19世纪末的一个冬日,当晚清京城里到处是生旦净末丑的花脸,当遥远的广州城里达官贵人们赏着南国红豆的长袖善舞,暗云阴霾下的村路上,奔波的却是一群推着锣鼓柜走村串庄的“八音班”艺人,他们没有舞台,没有服装道具,只能在祠堂、庙宇,甚至是露天土台上表演,演唱着与大剧同腔同调的曲目,他们收费低廉,维持着生计,却开创了粤曲清音。

国弱家贫,民不聊生,重男轻女的风俗,就像一双罪恶的双方,扼杀着失明女婴的生命,他们只有与戏子同病相怜。在村道旁,在大树下,在废井里,被毒杀、浸淹得奄奄一息或遗弃的盲女婴被夜行赶路的“八音班”收留,拾出收养,从小学接受严厉的操琴、唱曲练习,而后登台卖艺,跟随走天涯,这些瞽姬师娘就成为卖唱挣钱的工具。她们长大,难服四处奔波的不便,只能每天入夜,沿门卖唱,或在专供卖唱的“堂口”、茶楼献艺,把收入全归“养母”。师娘们不但要唱戏棚官话,也要唱语方言的木鱼、粤讴,一人演唱多个角色。当夜已深沉,街巷已静,一个盲娘唱完粤曲,拖着疲惫的身影,小心翼翼前行,陪伴她的只有手中暗弱的灯笼。那“倚兰堂”的曲声,那“兰桂坊”的灯光,还映照得出瞽姬师娘们的身影,仍在自弹自唱吗?师娘们的虽盲着眼,却看到了粤曲前行的方向,她们让粤曲结束了漂泊,用曲牌填词,自创了大批的曲目,留下了后人公认的著名八大曲本。师娘们以她们的生活的艰辛、身世的坎坷、命运的多舛,滋养成熟了粤曲。

滋养却是没落社会里师娘们痛苦自毁的开始。......

小明星本名邓惠莲,11岁以童星享名,被誉为“小明星”。她的演唱十分细腻,行腔低回婉转,缠绵悱恻,听来沁人肺腑,创立了一种别有韵味的平喉新腔——星腔。小明星不仅艺名远播,更有气节。三十年代,日本侵略中华民族存亡的紧急关头,她以慷慨激昂的歌声,演唱了《人类公敌》和《抗日胜利》两首名曲。她唱这两首曲时一反平日唱其他曲的唱法,“噼呖一声惊破了和平之梦……”,歌声在省港澳家传户晓。同胞闻知鼓舞斗志,敌人闻知胆战心寒!香港被日军占领前夕,有汉奸在港以重金利诱小明星到当时中立的澳门,唱一首美化日军的粤曲,当即遭她痛斥和赶走。软的不行,敌人又寄她一粒子弹,以暗杀来威吓她。她却毫不畏惧,继续昂首阔步走到街头歌坛和广场大唱抗日粤曲。小明星在粤曲事业和民族气节的大节上,不愧称为抗日歌星!

可惜女伶们命运总与社会兴衰休戚相关,在国弱民贫中,总是红颜薄命。如此闻名与刚义的小明星,两次情变,在沦陷的广州城里,贫病交迫,仍被逼登台,在19428月在长堤先施公司天台抱病演唱《秋坟》时:“愁人怕见,月冷冰霜、景凄凉……”“叹今日,红粉成灰,还说什么碧玉年华?”一韵未完,吐血倒于台上,得消玉殒,年仅31岁的名伶竟成绝唱,死后连安葬费都没有,真是“一曲秋坟成绝唱,可怜七月落薇花!”。

“八音班”女人的清苦漂泊,瞽娘们的坎坷多舛,歌妓们的命运悲惨,歌伶们如风般吹散,国弱民穷时红颜薄命,一部粤曲发展史,就是一部近代女人血泪史,多少青春正红艳,多少碧玉俏年华,都付流水秋坟尽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